寓意形表的匠人们

让您感受到拥有爱车的愉悦, 把爱车视为家人一般珍爱

我的目标是,让您每次看到它时都会觉得“选了这款车,真好”。 为此,我们坚持“为外形注入生命”。 我所负责的我所负责的FASTBACK的外观设计,以“减法美学”为基础, 彻底去除特征线,仅通过光线的反射,表现出“表面的光影流转”。 甚至连刮下的泥片也很美。

“表面的光影流转”指的是能够根据欣赏地点、 时间和天气情况展现出各种各样的表情。 为了实现这种造型,我们这些建模师每天都在认真思考 是否在刮除粘土时最后的将最后的0.1mm作为造型保留还是刮除。 有时我们追求的水平甚至达到了无法在现场使用测量仪器进行测量的地步。 如果切刮完美,那么连刮下来的泥片也会保持美丽的形状。 我们相信,制模时精心打造至0.1mm的程度,一定可以赋予造型以生命, 创造出一辆具有生命力的为客户所珍视的汽车。

因为被马自达设计所吸引而找到的天职

直到高三那年秋天,面临高考之前, 我才第一次知道有一种工作叫“汽车设计工作”,并且有专门学习汽车设计的职业学校。 我凭直觉感到“这是我自己想做的工作”,于是突然改变了我未来发展的方向。 我的祖父是设计坦克的,我小时候过生日的时候曾经收到过一个坦克模型, 因此从小就对会移动的物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顺便说一句,我现在仍然非常热爱坦克模型,曾作为广岛县内模型商店的代表取得过综合优胜奖。 我把坦克模型外型按照自己的风格重塑,并考虑配色,力图强调独创性。 我认为这与建模师的工作好像有很多的共同点。 毕业后,我进入一家专门为车展制作概念车的公司工作,担任建模师。 我很喜欢我的工作,但我还是强烈渴望看到自己制造的汽车在公路上行驶,于是跳槽进了马自达。 当时马自达的设计吸引了我,例如Eunos 500和RX-7那样通过柔和曲面营造出的光影效果, 这就是我选择马自达的原因。

我们甚至改变了切削模型时自己身体的动作

MAZDA CX-4的侧面板呈大面积柔和弯曲的造型。 光线和景色倒映在其表面,呈现出各种各样的表情。

这样的造型,如果用传统工具制造的陶泥模型来表现是很困难的, 于是我们制作出了可以在更大范围内切割出平滑表面的大型工具。 为了发挥新工具的作用,甚至需要改变切削模型时建模师自己身体的动作。 此外,为了让汽车在所有的环境中看起来都很迷人, 我们不断改变各种不同的场地、时间和天气条件, 反复进行检查,并在造型上体现出来。

如果无法制造出让人情不自禁想去触碰的造型, 那么粘土建模师就没有其存在的意义。

我们常常受到传统手工艺品和自然界各种造型的启发。 在可以使用数据进行设计和建模的今天, 我相信,如果无法制造出让人“情不自禁想要触摸的造型”, 那么建模师就毫无存在的意义,建模师这一工作也将会消失。 我在看传统工艺制作的茶具等时,它们往往造型非常简洁,但是很美, 总会吸引我们的目光让我不禁会去想“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形状呢?”。 其造型中一定蕴含了它的创造者的感受和想法。

我常常会这样想象,加深自己的理解,并运用到汽车造型中去。 如果您能感觉到自己“情不自禁地想去触摸” MAZDA CX-4, 那么一定是我自己的感受传达给了您,我会非常高兴。 我希望客户一定要亲手清洗一次爱车。 我敢肯定, 届时您一定能体会到表面光影流动营造出的与其他汽车完全不通的绝妙造型。

预约试驾

*姓名

*电话

*选择车型

*省份

*城市

*选经销商

我已阅读并接受隐私条款:您的个人资料有可能会提交至长安马自达厂商及其授权经销商,与您进一步沟通试驾、购车等事宜。

提交

选择经销商